“课后三点半”如何助力“双减”?

凯时App

2021-05-20

来源标题:“课后三点半”如何助力“双减”?近日,双减(指义务教育阶段减轻学生课业负担以及校外培训负担)成为教育界热词。 从中央到市委主要领导,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到行政部门,广泛关注,频频约谈,无不为双减注入强心针。 课后三点半,鸟瞰各校园,也许会观赏到北京城组团式的生动画面:京北,怀柔十一学校九渡河小学同学们依托环山地势,正在撅着小屁股挖野菜;京南,丰台草桥小学同学们正在铿锵的鼓乐中舞狮;核心区,灯市口小学正在进行一场名为思维训练的辅导……事实上,本市课后三点半活动已经开展近三年,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就该活动如何成为双减的重要抓手进行调研时,听到了不少更深层次的思考。

首先,教师是否吃得消?课后服务涉及大量教师的投入。 据了解,全市不少学校甚至达到师资100%参与。

教师们本来就超时的在岗时间进一步延长。 据北青报记者调查,对于这份额外付出,目前财政补贴量总的看杯水车薪,难以覆盖成本。

部分业内人士担心:长此以往会不会影响课后服务的可持续性?其次,课后服务的时间节点怎样才算合适?针对这一问题,海淀区红英小学做了一个摸底调研:希望15:30接孩子的占%;希望16:30接孩子占%;希望17:30接孩子的占%。

还有部分家长因为下班时间适值晚高峰提出更晚一些接孩子。 应该说,家长不同的需求使得这项工作在实操中变得更为复杂。 如果都集中在课后三点半活动,由于当下生源增长过快,许多校园的资源、空间是不足的,就此有关方面是否可以给学校一些政策支持?海淀进修实验学校校长董红军提出了这样的思考。 双减本质上就是要把孩子从校外机构夺回校园。 双减就是要强化校园主体的育人地位!采访中,不少教育界人士纷纷表达如是见解。 然而,仅仅靠课后三点半就能实现这一目标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其实本质还是要向40分钟的课堂要质量。

如果课堂是低效的,没有帮助每个孩子成长,大家最后还是只能靠校外培训和刷题找补。 所以还是要有丰满的、有质量的课堂教学才能从根本上促进双减。 十一学校一分校校长刘艳萍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然而,有质量的教学与有质量的师资密切相连,可持续的课后服务供给又牵涉到教师们内生和外在动力……有人说教育问题就像彼得原理中爬不完的梯子,个中的环环相扣还需良政善治,事必有法,然后可成。

近日,双减(指义务教育阶段减轻学生课业负担以及校外培训负担)成为教育界热词。 从中央到市委主要领导,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到行政部门,广泛关注,频频约谈,无不为双减注入强心针。

课后三点半,鸟瞰各校园,也许会观赏到北京城组团式的生动画面:京北,怀柔十一学校九渡河小学同学们依托环山地势,正在撅着小屁股挖野菜;京南,丰台草桥小学同学们正在铿锵的鼓乐中舞狮;核心区,灯市口小学正在进行一场名为思维训练的辅导……事实上,本市课后三点半活动已经开展近三年,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就该活动如何成为双减的重要抓手进行调研时,听到了不少更深层次的思考。

首先,教师是否吃得消?课后服务涉及大量教师的投入。 据了解,全市不少学校甚至达到师资100%参与。

教师们本来就超时的在岗时间进一步延长。

据北青报记者调查,对于这份额外付出,目前财政补贴量总的看杯水车薪,难以覆盖成本。 部分业内人士担心:长此以往会不会影响课后服务的可持续性?其次,课后服务的时间节点怎样才算合适?针对这一问题,海淀区红英小学做了一个摸底调研:希望15:30接孩子的占%;希望16:30接孩子占%;希望17:30接孩子的占%。

还有部分家长因为下班时间适值晚高峰提出更晚一些接孩子。

应该说,家长不同的需求使得这项工作在实操中变得更为复杂。

如果都集中在课后三点半活动,由于当下生源增长过快,许多校园的资源、空间是不足的,就此有关方面是否可以给学校一些政策支持?海淀进修实验学校校长董红军提出了这样的思考。

双减本质上就是要把孩子从校外机构夺回校园。

双减就是要强化校园主体的育人地位!采访中,不少教育界人士纷纷表达如是见解。 然而,仅仅靠课后三点半就能实现这一目标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其实本质还是要向40分钟的课堂要质量。 如果课堂是低效的,没有帮助每个孩子成长,大家最后还是只能靠校外培训和刷题找补。 所以还是要有丰满的、有质量的课堂教学才能从根本上促进双减。 十一学校一分校校长刘艳萍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然而,有质量的教学与有质量的师资密切相连,可持续的课后服务供给又牵涉到教师们内生和外在动力……有人说教育问题就像彼得原理中爬不完的梯子,个中的环环相扣还需良政善治,事必有法,然后可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