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上有这样一位医生(逐梦)

凯时App

2021-05-14

  一  2010年夏天,我去西藏阿里采访。 阿里平均海拔四千五百米,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 那里地处祖国西部边陲,除了土生土长的农牧民和边防战士之外,多年来,还有众多援藏者响应国家号召,沿着孔繁森的足迹,在雪域边疆默默地奉献着。

  从拉萨搭乘越野车,沿雅鲁藏布江逆流而上,伴着喜马拉雅山和冈底斯山遒劲的风,一路向西。 四天行程一千六百公里,终于看到喀喇昆仑连绵的雪峰,抵达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 这是一座戈壁小城,也是青藏高原西部方圆一千公里以内最大的城镇,当时常住人口不到两万。

  采访进行得很顺利,无论是边防哨所、武警部队,还是当地百姓、援藏人员,都给了我很多帮助。

认识陕西省第六批援藏医生罗蒙,便成为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罗蒙是阿里地区唯一的男性妇产科医生,又是我的汉中老乡,我对他自然更多了一份敬重和亲近。   高寒缺氧,使得这里的孕产妇和婴幼儿常见病的发病率比较高。 记得一次采访一位军官,他的妻子也在旁边,聊完工作,我无意中问了一句,孩子多大了?谁知,军官的健谈瞬间消散,妻子也低头不语。 一阵沉默后,这位军官极其伤感地说,结婚八年来,妻子数次流产,好不容易产下一个男婴,却因为缺氧而夭折。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也让我在这片土地行走时,对儿童变得格外关注。

  二  一天,我随罗蒙医生到病房参观。

一对双胞胎新生儿睡得正香,他们躺在长长的山羊毛被单中,细卷的羊毛快要触到小嘴里,罗蒙俯身把羊毛卷拨到婴儿脖子处。

婴儿的母亲是一位牧羊女,他们的外婆正在一旁陪护。 罗蒙跟婴儿的外婆和产妇比划着,叮嘱她们如何服药、用餐。 离开病房的时候,他再次回头看了看那两个新生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他说,在阿里,双胞胎不多见,这对双胞胎健康状况良好,让人欣喜。

我心中顿生感慨,从罗蒙发自内心的欢喜里,看得出他对自己的职业是多么热爱。   经过过道的窗前,我看见院子里有人从一个玻璃屋里挑水出来。 这情景让我很好奇。 罗蒙告诉我,阿里地区人民医院是藏西最好的医院,但用水用电还存在困难。 冬季水管会被冻裂,医护人员每天要从井里汲水,住院病人也从井里取水。 因为害怕水井结冰冻住,所以装了双层玻璃保暖。 医生手术前清洁器械、洗手、消毒用的热水,都是先在火炉上烧好后再装到水壶中的,用多少倒多少。 医院库房有一台腹腔镜仪器,落满了灰尘,没有人会使用,他正在琢磨着该怎么办。

  三  此后,我又两次前往阿里。

可与罗蒙都只是在门诊匆匆一见,实在不忍心把他从患者的包围中叫走。

但是,关于他的故事却一直在耳边流传。

他初到阿里的第一例剖宫产手术,就遭遇了惊险一幕。 医护人员刚把婴儿捧在手中,产妇就胎盘出血。 偏偏此刻忽然停电,于是只能借助手电筒和手机照明继续手术。

在内地半小时的手术,这一次却用了整整三个小时,好在最终母婴平安。

还有一位患卵巢囊肿的七十八岁老人,送到医院时肚子胀得很大,饭也吃不下,家人几乎要放弃治疗。

罗蒙分析病情以后,决定进行手术,手术很成功。 老人康复出院时,对罗蒙千恩万谢。

这让罗蒙心中很不安,同时更深切地感受到,对于这里的患者来说,医生是多么重要。

  2013年6月,经过严谨的准备和可行性论证,罗蒙他们首次成功开展了腹腔镜微创手术,治愈了一例宫外孕患者和一例子宫肌瘤患者。 就在这一年的春天,我接到罗蒙的电话。 他说三年援藏马上要结束了,自己已经提交了继续援藏的申请,但没有结果。

后来我了解到,罗蒙的申请没有通过,他回到援藏前所在的陕西省汉中市人民医院工作。   又过了两年,我听说罗蒙到了拉萨工作,连忙电话联系他。 罗蒙告诉我,自己最大的愿望是回阿里,因此援藏结束时,生活用品和书籍都没有带走,随时准备回去。

本来他想调动工作去阿里,但是比较困难,于是辞去了原单位的工作,先到拉萨的一家民营医院当妇产科医生。

对于罗蒙此举,我很不解。 他自己却说,内地少了他,还有很多技术好的医生,但阿里不一样,那里的条件太艰苦。 他在阿里,能帮大家一点是一点。

得趁着年轻,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不要等到老了再后悔。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 2018年的一天,我忽然接到罗蒙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兴奋:“杜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调到阿里地区人民医院了,这次是作为人才引进去的。 ”我连忙祝贺他如愿以偿。 接着,我了解到,他的妻子是汉中一所中学的老师,本来舍不得他进藏,但妻子心里又很清楚,罗蒙二十岁就入了党,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内心却铁骨铮铮,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心。

罗蒙年近八十岁的父亲也是一位妇产科医生,母亲是儿科医生,从事相同职业的两位老人对儿子的选择也非常支持。

在罗蒙儿子心中,罗蒙曾经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但当儿子看过爸爸的工作照和患者照片后,不再埋怨父亲,而是立下志向要报考医科大学,像父亲和爷爷奶奶一样救死扶伤。

  四  今年春节刚过,我在微信上给罗蒙留言,问他是否回老家汉中了,如果路过西安的话可以一聚。 他发来一段手术室的视频,稍后打来电话,说大年初五就回阿里上班了。

现在这边血库建起来了,电力联网以后,用水、取暖都没问题了,医疗条件比以前好太多。

没聊多久,罗蒙便匆匆挂了电话。

  后来,我又联系上罗蒙的同事张春兰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 因为白天太忙,我与张医生他们只能晚上联系。

在断断续续的交流中,我知道了有关罗蒙的更多现状。   如今,罗蒙已是阿里地区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只要罗蒙在,妇产科就敢接收病情严重的患者。

他如果不在医院,只能将患者送往拉萨。

阿里地区七个县的妇产科医生都有他的电话,遇到无法处理的病例随时请教他,半夜三更被叫醒已是常事。   前些年,罗蒙曾经救治过改则县一名子宫破裂的产妇,当时患者腹腔大量出血,处于休克状态,但血液紧缺,罗蒙顾不上手术疲劳和高原反应,撸起袖子献出四百毫升血。

当他和同事们献出的一千四百毫升鲜血缓缓流入患者身体时,患者得救了。

现在,尽管医院有了血库,但血源有时还是会告急。

患者急需输血时,首先就是动员全院职工献血。 2019年7月,从普兰县转来一位妊高症产妇,术后出现大出血,病情危急,手术是罗蒙做的,恰好他与产妇血型相同,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献了四百毫升血。 至今,罗蒙已经先后献血十次,总献血量相当于成年男子换了一次血。   去年,罗蒙到措勤县达雄乡巡诊。

听说乡上来了高明的医生,牧民纷纷前来就诊。

其中有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尾椎骨部位溃疡了一大块。 罗蒙邀约孩子到地区医院治疗,但孩子的父亲嫌太远,他们无法长时间离开牧场。 这次带孩子到乡上来,还是搭了别人的三轮车,开了三四个小时才到的。 罗蒙回到狮泉河镇后,便自费买了中药材和药油,研磨调制成药膏,再请帮扶达雄乡的同事带到乡上。

由于牧场没有手机信号,牧民又经常转场,所以只能捎去话,请孩子父母来取,并交代如何涂抹。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孩子的溃疡终于痊愈。

但直到现在,孩子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治好了孩子的病。

  如今,康复出院的患者和家属,经常笑容灿烂地对着罗蒙竖起拇指,向他表示感激。

调藏工作这几年,罗蒙先后接诊患者四千多人次,抢救患者一百多人次,完成手术上千例。

他带出了一支能够独立完成三类手术的医疗团队,有效保证了患者的生命安全和治疗效果,极大降低了这里孕产妇的死亡率。

罗蒙在阿里地区的威望越来越高,先后被授予“全国对口支援西藏先进个人”称号,被中宣部评为“最美支边人物”。   在这片雪域高原上,像罗蒙这样的共产党员,还有很多很多……(责编:陈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