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圆行动帮天门夫妇圆26年寻子梦

凯时App

2021-05-14

回家路上,陈之彦紧紧拉着儿子的手,王兴民紧跟在后面陈之彦一家给民警送锦旗致谢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刘冬莉通讯员简帅黄略5月10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天门市彭市镇罗场村就热腾了。 乡亲们奔走相告:“老王家的幺儿子找回来了!”10日上午,在罗场村党群服务中心门口,59岁的陈之彦站在丈夫王兴民身旁,眼睛直盯着村口的方向,乡亲们簇拥在他们周围。

“来了,来了。 ”上午10时,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辆白色轿车徐徐驶来。

门拉开,一位年轻小伙子手捧鲜花直奔陈之彦而来。 她再也控制不住,在丈夫的搀扶下迎上去,与孩子抱在一起掩面痛哭。 至此,一场历经26年的艰难寻子之旅终于有了圆满的结局。 爱吃米饭的“河南娃”“你好,我是河南郑州公安局民警,想了解一下你的身世情况。 ”3月16日上午接到电话时,30岁的冯阳阳正在上班。

他是河南登封人,在江苏南通一家健身房工作。

起初,他以为是诈骗电话,随手挂掉了。 可没多久,电话再次响起。 冯阳阳突然想起,小时候确实有邻居悄悄跟他说过,自己是抱养回来的。 “难道是真的?”他将信将疑接通了电话。 原来,公安部今年初部署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团圆行动”以来,天门市公安局全面梳理收集全市涉拐线索和积案,并把所有失踪儿童父母血样全部重新采集送到湖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DNA实验室检验,录入“打拐DNA数据库”进行比对。 DNA实验室技术人员很快发现,冯阳阳的DNA信息与湖北天门一对正在寻找孩子的夫妇DNA信息高度匹配,很可能就是这对夫妇的亲生儿子。

于是,技术人员当即联系郑州市公安局,请他们协助找到冯阳阳并采集血样检验复核。 民警将这一消息告诉冯阳阳后,冯阳阳思绪乱了。 他思索着,养育我多年的父母不是亲生的?那我的生身父母是什么人?我为什么会离开他们?他打电话给姐姐,姐姐比他大4岁,对小时候的事有点印象。 姐姐沉思了片刻,告诉他:“当时是一个亲戚把你带到家里的,那时你才4岁。

”姐姐的话,勾起了冯阳阳对儿时模糊的记忆。

他想起,自己从小在河南长大,家人都吃面食,只有他吵着要吃大米饭;印象中,曾有个姐姐带着他去照相,但长相与一起长大的这个姐姐不一样……大意5分钟找寻26年在冯阳阳努力拼凑着支离破碎的记忆的同时,其生身父母已经历了近26年的艰难寻子路。 时间回到1995年,陕西省扶风县绛帐火车站附近。

王兴民、陈之彦夫妇在这里摆摊做服装加工生意已经几年了。 那年回天门老家过年后,眼看大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他们便将其留在老家。 小儿子自小黏父母,吵着要和妈妈一起,便让他跟着来到扶风县。 夫妇俩平日忙着做生意,4岁的儿子生性活泼关不住,他们便让孩子在周围玩耍,偶尔抬头看一眼那幼小的身影,便又埋头做事。 夫妇俩给他取名盼盼。

那年3月30日上午9时许,正带着盼盼在外面办事的陈之彦听说街道要停水停电,便着急回家储水。

路过丈夫摊点时,盼盼吵闹着要买吃的。 陈之彦见丈夫就在附近,就丢下盼盼独自回家。

约莫5分钟后,陈之彦接完水回来,却不见儿子踪影。 丈夫王兴民也一脸茫然地称并未见过儿子。 夫妻俩急了,发动周围朋友、老乡四处寻找,可怎么都找不到。 找不到就等,也许孩子会回来。

夫妻俩不敢离开绛帐火车站,生怕儿子回来找不到他们。

后来,夫妻俩将生意丢给亲戚打理,自己一边寻找儿子,一边期盼着奇迹出现。

直到5年后,他们感到无望,便开始在全国各地寻找,在陕西省西安、宝鸡,河南省郑州、新乡、商丘等多地散发寻人启事。 没想到一找就是26年。 这26年来,他们将大量的钱和精力花在寻子上,根本无心打理生意,原本殷实的家庭渐渐衰落下来,夫妻俩也枯瘦如柴。 找错人空欢喜一场2008年2月,听人说有个孩子在找父母,情况跟盼盼走失的时间、地点差不多,夫妻俩欣喜若狂。

视频对话后,他们邀请对方来天门相见。 为了迎接走失多年的“儿子”回家,陈之彦通知了所有亲朋好友,在村里大摆宴席。

然而,“儿子”在家住了几天后,陈之彦觉得有点不对劲:按照当年走失的时间算,盼盼现在应该是17岁左右,但眼前的“儿子”已经有18岁了,且说话总是前言不搭后语。 陈之彦提出去做DNA鉴定,对方却大发脾气,没几天便不告而别。 经历了这次“得而复失”的乌龙闹剧,陈之彦、王兴民夫妇渐渐绝望了。

直到今年2月初,王兴民接到了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技术支队DNA实验室主任王锟的电话时,他们还在怀疑是不是又是一场空欢喜。 4月底,经过多次信息比对,结果显示小冯就是陈之彦夫妻的儿子。

天门市公安局立即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陈之彦夫妻和小冯,双方都表示想立即相见。

在警方的帮助下,在广州打工的夫妻俩被接到了彭市镇罗场村,等待儿子的归来。 天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孔圣华说:“见到小冯的第一面,直觉告诉我就是他了!因为他和陈之彦夫妇实在太像了。 但为了慎重起见,我们还是进行了二次复核。 ”小儿子26年后再回家5月9日是母亲节。

想到第二天就要和失散了26年的骨肉相见,陈之彦和丈夫一夜未眠。 她既想早点见到儿子,又担心仍是一场空欢喜。 10日上午,当那个年轻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时,他的轮廓渐渐清晰。 没错,就是他!陈之彦激动得差点晕倒,在丈夫的搀扶下快步迎上去!眼前的儿子戴着眼镜,穿着白色T恤,斯文又帅气。

陈之彦拉着他的手,喃喃地说:“你从小就衣着讲究,爱穿干净漂亮的衣裳。

那天早上,我赶着出门,找不到你的袜子,只能一样一只让你穿上。

你不穿,我还打了你……”说着,两行眼泪又流了下来。

在场的人们无不动容。

天门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军辉为夫妇俩送上DNA鉴定书。 鉴定结果显示,王兴民、陈之彦夫妇是冯阳阳的生物学父、母亲。

“我回来了,回来了。

”冯阳阳抚着妈妈的手,哽咽地说。

因自小在河南长大,他的口音已经改变了,但相貌与父母相似。

乡亲们说,“颧骨和他爸妈一模一样!”“小时候就是一只眼大一只眼小,一点没变。

”得知弟弟回来了,陈之彦的大儿子特地从外面赶回来。

虽然26年未见面,哥哥说:“不用鉴定,肯定是我弟弟没错。 ”“啪啪啪……”一片热闹的鞭炮声响起,陈之彦紧紧拉着儿子的手,指着不远处的房屋说:“我们回家吧。

”王兴民则紧跟在后面。

(文中人物除民警外均为化名)。